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heci的博客

 
 
 

日志

 
 

今天是郭世英忌日  

2012-04-22 08: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4月22日,是郭世英的忌日,本来准备写的郭世英祭--还原一个真实的郭世英【2】,觉得在他的忌日,实在不应该谈论那些当年对郭世英和X视之为洪水猛兽而避之唯恐不急,而今天利用死去的郭世英的人。找出我81年写他的诗,和他的诗;作为祭奠十字路口


自弃着的墓地

徘徊
永远忏悔
和永不忏悔
的一个
瘦瘦的幽灵

漆黑的虚无
马蹄声中
的漠漠的夜空

窗外
重心移出的
刹那
也许
影片可以倒映?
无数的巧合
和无数的不巧

偶然加上必然
等于??


徒劳的伸出的手

捕捉和要

推开的校舍

避开的人群

不容于世的
徘徊的幽灵
也不容于公墓

十字路口
自杀者的
孤零零的墓
疯狂转旋的地球仪

永远游荡的
幽灵
瘦瘦的
在黑与白的
两个王国间
的徘徊

游荡的幽魂
的十字路口
无家可归的选择

鹤慈
1981.3.18

郭世英的两首诗(转载自《X沙龙》)

4月20日是郭世英的忌日,发表两首郭世英的诗,作为纪念。
他不以诗见长。和上次公开发表的信一样,郭世英他是以真见长。他的诗也许不会留下来,他的求真的精神一定会留下来。
"孤雁"保存在他写给郭沫若的信中,是我们×中,现在能够找到的最早的作品。为了走自己的路,而不惜生命的代价,郭世英的确是这么走了下去。
给弟弟的诗,是在文革初期,民英自杀后写的。民英是郭家兄妹中,和我们走的最近的,我们被逮捕后,他曾经找到周恩来,为我们说话。
以革命的名义,献上的最优秀的年轻人的鲜血。这首诗中,听的见郭世英绝望,愤怒的控诉。(张鹤慈 2007-4-20)

  62年1月初的【孤雁】是现存最早的一篇,还在X的一年多以前。当时世英在外交学院,正在和自己从中学团支书时代形成的意识形态搏斗得昏天黑地,以至于严重地神经衰弱。
  我原来觉得世英是个沉稳、冷静的人,甚至有些内敛。63年2-5月,X时期中,初次见到世英的诗作,不由得吃惊于其中强烈的感情,诗的内容已经忘了,这个印象却一直留了下来。
  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表明:诗中反映的是更真实的世英,在他平静的外表下隐含着火似的情感,炽烈而纯真。亲人朋友们都能感受到他诚挚的爱,但这种性格也难免使他容易受伤,终于夭折,呜呼,哀哉!
  近日,其妹平英找到一些世英残存的诗稿,转载于此。
          编者 孙经武 06-9-12

  爹爹:向您问好。 这种表示似乎已经不用表示了,那给您一首诗吧。

   孤雁

那是最后的一片雪
那是最后的一次结冰
啊------寒冬
你终要过去了
人们期待着春天的来临
向着南方
张着千万双眼睛
那是大雁回来的方向
大雁的往返
好象是命里注定
(开始就有点走题,
但请您忍气看下去吧)
一队整齐的大雁
徐徐地掠过白云
他们从不知
什么是南方的雷雨
什么是北方的厚冰
知道的只是祖先的脚印
是啊
只是祖先 是脚印

怎奈
一只多事的雁
发出了疑问
谁是那最早的祖先
怎样走得了最早的脚印
为什么总寒南、暑北
为什么总在跟着别人
听说人要走自己的路
难道这只有祖先
不是我们
疑问 疑问 还是疑问
世界好象为了泡沫
才安排了浪花
为了浪花
才有了波涛滚滚
疑问使他下定了决心
留下来 留下来
我要看个究竟
他的决定
引起了雁群的震惊

你这个傻瓜
你这个不相信祖先的人
这些不加引号的词
值钱吗?
追求真理
正是祖先的精神
但结果会怎样呢
他会得到祖先的结论?
啊!
也许他会冻死在寒冰
我望着迷蒙的雾
眼前仿佛出现了
一只死去的大雁
他是那样的年轻
他死了
但流露着使人难忘的
笑痕

诗是我的心情,是随想随写的。一定有很多错吧。但寄给您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见。(我也许不去南方了,当然是今年,而且是也许。因为我有朋友来看我。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世英 62,1

对了,姐姐刚发了信,不再写了。她让我转交她同学的一首诗。而且希望您给修改。据说他是一个农民的孩子,一样,都是孩子。

郭沫若的回信:
读看了两遍,有些独创的奇气。但理路不大清晰。
我因十二月七日去游七星湖,受了点风寒,唯觉总不大舒服。又想到从化温泉去,在那儿住到春假,等你们来。我看你也还是来的好。尽可能把健康恢复起来。从化比海南岛方便些。
庶英同学的诗,我暂修改了几个字,太勉强了些。
爹爹 一、五


   献给郭民英
    注:民英于67-4-7 去世


黑色 透明的黑色
白色的闪光 冰冷的闪光
缠住了 我的心
两支张大的眼睛
缠住了 我的心
越来越紧了
四处乱抓的两支手
没有 什么也没有
喉头裂开了
声带撕开了
发不出声
狰狞地从胸中
挤出可怕的声音
嗯------呵------啊
微弱的声音
怕人的声音
想要撒地打滚
挣扎着翻身
石头 压着 无力翻
无力
冰冷的蛇 缠着心
漫漫的蠕动
冰冷的蛇 冷笑的面孔

我疲惫 疲惫
心 疼着 低下头
手在抓 抓住了什么
却是一支泥鳅 滑走了
无力的手 还在抓
触到了 却是一个光滑的球
水晶的 冰冷的 圆滑的
无法下手
身爬在地上 两支脚在蹬
蹬住了 却是弹簧一样
蹬不住
两只眼睛合了又睁
合了又睁
疲惫了 疲惫了
心疚着 头越来越低了
啊------啊------痛!
缠 它在用力缠
痛! 痛!
他用刺一般的舌头
漫漫地钻 钻 钻
痛!
收缩了 收缩了
紧了 紧了
一滴又一滴 红色的血
一滴又一滴 无色的泪
一滴
又一滴

挣扎着翻身
挣扎着翻身
挣扎着翻身
嘴张开了 颤抖地
咬紧了
一只手痉挛地抓住了地
插 插 深深地插入了地中
另一只手 胡乱地抓
抓住了 抓住它
什么 不管!
用力 回身
撕开了
啊!那是自己的身体
一只手撕开了 自己的身体
抓住了蛇! 抓住了心!
用力 回身
撕开了
啊! 那是自己的身体
一只手撕开了自己的身体
抓住了蛇! 抓住了心!
用力 回身
碎了 碎了 碎了
心 心碎了
碎了 碎了 碎了
世界 世界碎了
只剩下两只眼睛
恐怖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