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heci的博客

 
 
 

日志

 
 

狼奶教育下的人不懂妥协  

2015-09-15 09:2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斗争哲学一直到今天:不懂妥协,不懂放下,不懂双赢。非你死我活?检察机关退一步就再逼一步,非逼的官方一步不退?自由,民主的空间是民间一步步的挤出来的。懂得珍惜挤出来的空间。官方不再强硬的退让时请善意回应。
革命总发生在最有希望变革的时期,而绝大多数变革被革命毁灭。开始的变革让步不会被善意的接纳,而是被革命家被视为软弱,非闹到得寸进尺的鱼死网破为止。

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如此简单的道理:你的第一步对并不表示你后面每一步都对。开始占理并不代表永远占理。动机好可不择手段,占据道德制高点就可胡作非为,为弱势群体就可违法乱纪的都是怎么想的。今天网上的争论不就事论事而强调好人坏人,都是这类愚蠢逻辑闹的。

黑白思维发展到了极致。有属于完全的冤假错,但绝大多数都不是黑白分明。对有问题但情节轻微,能争取到不起诉已是很好的结果。每个被不起诉的都非要闹成为受迫害的英雄,只能让检察机关退回坚决不妥协的老路。对法治建设有害。 和@周泽律师 谈刘虎案。

文革斗争哲学一直到今天:不懂妥协,不懂放下,不懂双赢。非你死我活?检察机关退一步就再逼一步,非逼的官方一步不退?自由,民主的空间是民间一步步的挤出来的。懂得珍惜挤出来的空间。官方不再强硬的退让时请善意回应。 和@周泽律师 谈刘虎案

妥协是相互的,单方面退让不能叫做妥协,只能称为无条件投降。市场上砍过价的就懂妥协,人从孩子时对母亲的哭闹时就学会了争取和妥协。全或无的结果多不可能是全而只能是无。

谈妥协:卖橘子的进价2元卖4元,还价3元是买主,还价1元的是刁难。更有一种是谈好价钱后,卖主同意一次新谈好的价格后就再要求减价一次。博弈是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成功的只能是双赢。得寸进尺的不是博弈,只会逼得对方寸步不让。这就是今天中国民主派搞的越来越糟的原因之一。

你死我活的极左极右,在理论上高度一致,都是阶级斗争造反有理。极左极右理论相同,不同的只是他们的敌人的定义不同。极左敢公开否定民主,极右只是用民主。作为民主推手的律师和媒体人,多不懂或是装不懂民主。都是祸国殃民的高手。

问题不在于一些明目张胆为文革翻案的极左派。今天的极左极右都在玩弄民粹。如李承鹏等公知鼓吹把人分为可杀人和必需被杀的两个群体,就是给文革的造反有理开路。网络上的敌我斗争是虚拟的,但站队划线煽动仇恨如能在现实上发泄,就是挂路灯。

【言论这块倒退了】?当年改革开放时,同样出现过言论这块倒退了;这可以看作是:为防止改革冲破阻力可能引发的动荡;今天反腐的大出血手术时情况类似,稳定才可能进行改革



如30年的的革命,民主这个词现在也被戴上不可质疑的桂冠。在中东穆斯林绝对主宰下,只有政治强人如凯末尔,纳赛尔等可以搞世俗化阻止原教旨主义和战乱。在不具备民主条件下的西方对中东的民主输出,是今天难民潮的根源。中国人应从茉莉花吸取教训。

【长期高压下必有大爆发】?爆发不是因高压,而恰恰是高压不再。革命总发生在最有希望变革的时期,而绝大多数变革被革命毁灭。开始的变革让步不会被善意的接纳,而是被革命家被视为软弱,非闹到得寸进尺的鱼死网破为止。

=======================
正面看妥协/张鹤慈

2007年2月19日 

【几年前发表的海外,为了能够不被屏蔽,做了适当修改】
    
近百年的中国历史,是充满革命激情的历史。在充斥者铁血气息的词藻中,是没有妥协存在的空间的。
    
妥协一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贬义词。

     今天,在跌跌撞撞的失败、挫折的教训后,妥协一词被有心人提出来。但是,由于长时期人们对妥协的否定和漠视,今天,人们对妥协 一词,仍然没有足够的了解,甚至是存在不少的误解。 


    看到有人提出,谁不愿意妥协呢?

    这个提法本身不十分明确。如果说,这里的“不愿意”是指不心甘情愿,那么,任何妥协都不是心甘情愿的,都是被对方的实力逼出来的。

    人们可以看到一些所谓的主动的妥协、让步。但这是妥协者、让步者有着超前的眼光,象高明的旗手能够看出下五步、十步棋一样。他们看到了明天,而主动妥协、让步,仍然是被逼出来的,不过不是被今天、被现实已经存在的压力、而是被即将到来的压力逼出来的。

    如果说,这里的“不愿意是”指不肯,那么,我们必须弄明白,妥协到底是什么东西。妥协是两股力量的动态平衡,是动态平衡打破后的又一次新的动态平衡。

    说妥协的双方必须平等,是不符合事实的。妥协的结果不是双方各百分之五十。这只是妥协中的一种特殊的状态:势均力敌。妥协可以是百分之百与百分之零之间的任何状态。

    肯不肯妥协,必须先明白妥协的基础:妥协的双方都存在着对自己的 实力和自己的要求的评价。如果一方认为,自己的实力等于自己的占 有,甚至小于自己的占有,他当然拒绝妥协。如果他的实力等于、或 小于他的占有,你根本就没有权力要求他妥协。

    例子尽量写得通俗些:一个广东人,带着自己的狗,在北京的街上, 被一个东北人开车把狗给压死了。双方争执、谈判。

    结果如下:狗不应该乱跑,广东人有责任;东北人没有避免事故,也有责任。广东人受到实际丧失,所以,东北人赔偿广东人1,000元, 达成妥协。

    但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东北,如果正好在这个人的家门口,东北人非常可能拒绝这个妥协方案。他可能不付钱,甚至反过来要求广东人赔偿他。并不是东北就更强调狗不应该乱跑,而是他在自己的家乡, 拥有更多讨价还价的实力。

    同样,如果事情发生在广东,如果狗的主人又正好是一条地头蛇,不接受妥协的应该是广东人,甚至就可能发生让这个东北司机帔麻戴孝 的荒诞剧。

    这个例子,说明了妥协并不只是一个谁有理、谁没有理的问题,而是一个自己的实力和自己的要求是否般配的问题。

    我们呼吁妥协,是针对那些错误估计自己实力的人。当然错误估计自己实力的一方面,这常常是在变化中处于衰败、下落的一方,一般也 就是从强到弱的统治者。而处于被统治的人民,反而是经常没有意识 到自己逐步壮大的力量,甚至是习惯于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状态。

    一些人把妥协过分地美化,几乎把它等同于民主程序。民主是阳光下的博弈,但妥协不是。妥协可以是私下的交易。在非民主社会,妥协基本都是私下的交易。妥协不要求公开、平等。妥协只是要求在一个局部问题上的平衡。妥协甚至不是必然的理性产物,更多的是力量对 比的无奈。

    妥协的主动权并不一定在统治者一方。妥协的主动权一般不在试图改变这个平衡点的一方,而在被动地要求改变平衡点的一方。所以,妥协的主动权经常表现在统治者那一方面。

    说妥协的主动权在强者手里,只有在对强者定义限定为在局部问题的 平衡点的转移时,才能成立。政府对弱势群体,当然是强者。但具体到某一件事,具体到某一个要求,如孙志刚事件政府完全可能是相对的弱者。主动权可能并不在政府手里。

    当然,就是如孙志刚事件,如果你的要求过高,如果你要求的妥协的平衡点不是就事论事的解决,强弱当然会变化,因为你不是挑战一个可以操作的具体侵权事件,而是针对了制度。现在和你较量的是整个 的政权。你当然处于弱势。

    在具体的维权斗争中,民间可能是强势的一方。但如果你拔高了自己的诉求,你自己就把强势交给了对方。

    对中国知识分子向来寻求最高的目标、无法达成合作的批评,也值得商榷。我个人认为,这个批评是有道理的。如果说妥协是基于双方对 自己的所有和自己的所求的正确判断,那么,如果任何一方提出了过高的目标,使妥协破裂,当然应该被视为这个目标的提出,就是犯了错误。

    今天我们谈妥协,是因为我们希望社会变革时支付最小的成本。说统治者不愿意妥协,毫无意义。统治者从来也就不喜欢让步、妥协。

    说专制是不需要妥协的,这也不是事实。统治者维持他的统治,除了暴力,也同时少不了妥协,否则中国历史不会只是秦、汉、唐、宋那么几个朝代了。

     我们支持维权,不只是寸土的争夺,而是让普通的老百姓明白,今天 你们可以有更多的诉求,你们除了义务,也同样有权利。

    在民间和政府的博弈中,积累力量,就是积累在未来妥协的平衡点向有利于民间的转移。

    我们说妥协是基于对自己所有和所求的评估,如果民间增加了他们的所有,当然他们应该提高他们的所求。而一旦他们得到了他们的所求,哪怕是部分的所求,他们将进一步的扩大他们的所有。中国走入民主之路,不能排除这种良性互动的模式。

    我们希望,民间一步一步地扩大他的所有,进而逼迫政府做更大的妥协。我们更希望的是,能够出现,不只是在目前压力下的妥协,而是被即将到来的压力逼出来的妥协。如果妥协的双方都能够看的远一 些,中国的良性转型就有实现的可能。

    (2007-02-17墨尔本)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