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heci的博客

 
 
 

日志

 
 

于欢被改判到底是法治的胜利还是法治的失败?  

2017-05-29 19: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就于欢故意伤害案有关问题答记者问后,中国法治之路崎岖曲折,希望在上面的能多学法律,和别在自己并不懂得领域随便说话。

2017年2月17日山东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于欢,2017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起诉的是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有问题不是山东省检察院出面,而是最高检察院直接出面。结论只能最上面的人表态定性了。这就与专业性无关了

最高人民检察院就于欢故意伤害案有关问题答记者问,【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就已经先肯定了于欢的行为是正当防卫。

下面的:非法侵入于欢家住宅;占将苏银霞头部强行按入马桶;实施辱骂、脱裤暴露下体在苏银霞,等的重点只在于是否正当,而不能证明是否防卫。

【这四人均属于参与违法讨债、涉嫌非法拘禁犯罪的共同行为人,杜志浩还在非法拘禁过程中实施了污秽语言辱骂和暴露阴部、扇拍于欢面部等严重侮辱行为】四个人就是罪不容诛,也和是否防卫无关。

现在连于欢的母亲都在法庭上承认,于欢动刀前,没有看见有人打于欢。
于欢身体无伤,人可以说谎,证据不会说谎。

现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路数是把要债的一方说成为十恶不赦,但就是如此,最多只能说于欢用管制刀具捅了四个人,一死。两个重伤,一个轻伤,是为民除害,而扯不上防卫。

因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所描述的这些,都不是发生在于欢动刀子时。最高人民检察院所的描述强调的是正当,而谈不到自卫。
扯不上防卫,就更扯不上正当防卫。

【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这句话我给的评价是惨不忍睹。

于欢上诉 诡异的山东省聊城市检察院没声音,判决的是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答复的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而不是办理案件的聊城市检察院。其实判决后才一个月,不是山东省而是最高检察院的表态,是上面有人已定性。问题这么短的时间是如何定性的?造出的舆论成功上达天庭?

2017-04-01我写的一致声讨的一审判决其实还是袒护了于欢。判决没弄清楚到底是招待所的水果刀,还是于欢随身带的管制刀具。于欢当时对警察说是从三楼拿来的,现在说在办公桌上不经意碰到的。都否认了是南方周末:【那是一把水果刀,加刀把十几厘米长,平时放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用来切水果】

一把水果刀,四刀造成一死两重伤一轻伤,本就让人怀疑,一审判决避开最重要的作案工具,看来是有意保全于欢。可惜于欢被一些人怂恿非上诉,较真的结果是查明于欢用的刀是良辉刀业生产的 308塑柄出骨刀,属屠宰用刀。法庭上看到于欢用刀是刀刃长150毫米,刀柄110毫米,应属于管制刀具,不能称为水果刀。


---------------------
水浒传中的武松,被县官成全判定为防卫过当。《水浒传》 原文【县官念武松是个义气烈汉,又想他上京去了这一遭,一心要周全他,又寻思他的好处,便唤该吏商议道:念武松那厮是个有义的汉子,把这人们招状从新做过,改作:‘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后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

县官周全武松, 为什么一定要篡改事实?1.武松为兄报仇,符合中国传统的孝悌,悌要求事兄如父。2,家族荣誉不能被玷污,家仇不能不报。3, 潘金莲红杏出墙,谋害亲夫,西门庆奸淫人妻,合谋杀人并且踢死武大,都罪不容诛。武松杀的是该死之人。为什么县官和陈府尹都要篡改事实真相?

答案简单:潘金莲西门庆,王婆就是该杀,也不能是武松去杀,法律上有正当防卫,没有正当杀人。

为了给武松减轻惩处,《水浒传》 原文【且说陈府尹哀怜武松是个仗义的烈汉,时常差人看觑他,因此节级、牢子都不要他一文钱,倒把酒食与他吃。陈府尹把这招稿卷宗都改得轻了,申去省院,详审议罪。却使个心腹人,赍了一封紧要密书,星夜投京师来替他干办。那刑部官有和陈文昭好的,把这件事直禀过了省院官,议下罪犯:“据王婆生情造意,哄诱通奸,唆使本妇下药毒死亲夫。又令本妇赶逐武松,不容祭祀亲兄,以致杀伤人命,唆令男女故失人伦。拟合凌迟处死。据武松虽系报兄之仇,斗杀西门庆奸夫人命,亦则自首,难以释免。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奸夫淫妇,虽该重罪,已死勿论。其余一干人犯,释放宁家。文书到日,即便施行。】

县官和陈府尹两个官,再串通刑部官,与陈府尹有私交的省院官等一批官员,活生生的把武松用士兵看着大门的预谋杀人,改成为【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就是这些官员都知道正当,正义,人身自由,人格尊严都不能够是杀人的理由,只能用防卫过当来为武松开脱。

今天看到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的话:法官需要在其中明辨是非。所谓是非,是事实之外,要明辨这两种价值哪种更应该受到保护。基于此,许章润认为法官应该保护后者。

可惜许章润生不逢时,要不他可以给宋朝的县官和陈府尹一批官员开法律课。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